这1家3口险被灭门

作者: 发达国家  发布:2019-03-04

  《携手》介绍了“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武汉市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原部长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92号、原江苏大罗能源物资有限公司等单位实际控制人任标;“百名红通人员”第3号、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仓库原主任乔建军等人的逃亡史。

  其中,任标在2014年1月携妻儿举家外逃。任标一家三口的最终目的地为勒比地区的一个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尼),但他们离开中国后到达圣尼花了近半年时间,期间辗转了几个国家。

  据任标出镜自述,在起初偷渡逃亡的路上,偷渡集团在获悉任标上了“红通名单”后,想要灭口处理掉他们。

  2014年1月,任标一家三口听从偷渡集团安排,跟随他们的人从广西边境非法越境到了越南,然后又从越南到柬埔寨。但在柬埔寨呆了好几个月,偷渡集团许下的帮他搞到发达国家身份的承诺迟迟没有兑现,还以需要打点为由,向他要走了不少钱,直升机任标一家感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任标说:“就开始感觉到情况有点不正常和不对劲。这个事情他没有能力落实,或者说他本来其实就不准备帮你落实,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钱,等到条件成熟,可能甚至会做一些更恶劣的事情。他们也知道我上了名单。所以我相信他们是一定有想法,想要把我们人处理掉的。因为我们国家对我可能会(追逃)力度比较大。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风险。”

  任标妻子郑群群也现身说法:“让我们去菲律宾,然后在海上,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你要在海上要四五天。那我觉得这个就很危险。”

  任标下决心摆脱偷渡集团,一家三口自己上路,启用当年准备的圣尼护照,途经英国最终抵达圣尼安顿下来。

  据介绍,任标出逃时有一定资金准备,但不足以支撑长期生活。圣尼的商品几乎全靠海外进口,又是旅游国家,房租、物价等各种消费非常高昂,如果一家人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质量,他的资金并不充足。第一个文化不同。第二个,朋友相对比较少。最大的问题是,它是一个旅游国家,消费水平比较高。长期在那边居住,对小孩的成长也不利。也就是在那边过渡个几年,必须要作下一步打算。

  “孩子的教育是任标夫妻心里的一个大问题。他们将孩子送到了当地初中,但圣尼本岛教育资源有限,如果将来想让他接受好的大学教育,需要去别的国家,也需要资金。任标和国内一些亲属和关系人取得了联系,让他们帮自己筹集资金。他的这一动向很快被追逃工作组发现,暴露了自己的所在地,工作组立即采取措施切断了他的一切资金来源。”

  任标到圣尼不到一年,2015年4月,“百名红通”向全球公布。此后,2017年4月,中央追逃办又发布了《关于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名未归案“百名红通人员”藏匿线月再次以公告的形式,曝光50名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其中包括“百名红通人员”32名,任标都名列其中,他所在的具体国家和住址也被曝光。虽然圣尼尚未与中国建交,但这些信息的发布,在圣尼一样对他们产生了很大影响。

  2016年2月,“百名红通”中的付耀波、张清曌两人从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被抓捕回国,圣格也在加勒比地区,也尚未与中国建交,但中国通过加勒比地区的另一个国家格林纳达居中协调,最终圣格同意追逃工作组入境进行抓捕。

  中央追逃办决定,尝试通过同样路径抓捕或遣返任标。中国向格林纳达再次提请协助,格方表示愿意出面给圣尼做工作,并认为此案不仅关乎一国如何保障投资移民项目不被非法利用,是关乎整个加勒比地区的问题。

  经格林纳达大力推动,圣尼方面表示同意进行合作。但中国派出工作组到格林纳达之后,却等了近一个月迟迟得不到圣尼入境许可。后经工作组了解,任标在圣尼结交了某位权势人物作为保护伞,因此得到庇护。当地媒体报道此事后,加勒比地区引发了很大反响。

  2017年5月,圣尼警方忽然搜查了任标的住所,并将他们夫妻两人拘捕,带到看守所讯问。任标称:“我和我夫人,被他们扣留了72个小时。当时破门而入的时候,这种是像反恐一样的,大概八个持枪的,冲锋枪。原来我认为在圣尼肯定是安全的,只要我想留在那边的话,肯定是受到保护的。那么这件事情发生了以后,这个对我来说是我始料不及的。”

  任标被保释的第二天就再次主动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自己有诚意回国自首。他提出,希望工作组到圣尼进行面谈。

  第一次劝返谈话进行了好几个小时。据任标妻子讲:“(工作组)先讲国内的政策,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家里人的担心,还有一个就是小孩子以后的(上学)。你既然犯了错,还是必须要回去面对,他就是从各个方面都帮你剖析了,然后都讲给你听。”

  一个多星期下来,经过几十场密集的谈话,工作组决定给出一个接受劝返的最后期限。其后,任标表示愿意主动回国投案自首。2017年7月29日,任标回国投案。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回到了中国。

  任标说:“我儿子也是希望能够早点把事情了掉。包括现在回国以后,他其实也是比较开心的。”

  “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说老实话,那三年真的过的日子,真的,精神上面,压力太大,你让我现在再想起来那种日子,我真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任标妻子郑群群说。

本文由bwin3099亚洲官网于2019-03-0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