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招生“下半场”还会有“北约”“华约”等

作者: 发达国家  发布:2019-03-20

  一年一度的高校自主招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作为专注于高等教育的研究性媒体,一读EDU(ID:yidu_edu)不想关注又有什么时事热点进入了自主招生考题,今天,我们想关注与自主招生有关的一个难题。

  2013年3月16日,在南京东南大学自主招生考点,一名考生在进场前低头沉思。新华社发

  随着高考结束,各大自主招生试点高校的学校测试环节也已拉开帷幕,不少考生、家长也开始四处奔波、赶考。

  但曾几何时,高校之间还会组织自主招生联考,形成了“北约”、“华约”、“卓越大学联盟”等大学联盟,减少考生奔波之苦。

  不过,“小高考”、“掐尖”等批评也随之而来。在一片争议中,自主招生联考在新一轮高考改革中被勒令禁止,成为历史。

  杭州师范大学教务处副处长、招生办公室副主任翁灵丽就在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中撰文建议,组织高校联合招考,以进一步深化和完善师范类院校“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改革。

  考试史专家、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峰透露,我国曾出现过多种形式的联考,包括建国后,内地也没有立刻建立全国统一高考制度,而是允许部分大学实行联考招考。

  此外,台湾高校也于1954年建立联合招生考试制度,并一直实行到2002年。

  尽管联考并非新生事物,但刘海峰仍撰文感叹道,以前的联考也确实没有几年前的大学联考“结盟”那般引人注目。

  2009年,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南京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协议结成“五校联考”,在2010年进行了联合笔试,后又吸纳中国人民大学和浙江大学,形成7校联考,被人们调侃为“华约”联盟。

  同样是在2010年,北京大学则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香港大学实行联合招考,后连续两次扩大联盟规模,将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纳入其中,组成13校联考,被人们戏称为“北约”联盟。

  这还不算完,2010年11月25日,同济大学、天津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9所高校签署《卓越人才培养合作框架协议》,同意全方位合作,在2011年自主招生中实行联考。这一联考被人们俗称为“卓越大学联盟”。

  于是,自主招生联考仿佛变成了“三国杀”。当然,北京交通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和北京化工大学等5所高校早在2006年就开始探索笔试联考,只是未得到人们过多关注罢了。

  如此一算,当时全国80余所参与自主招生的试点高校中,已有30余所涉足大学联考,可见联考之兴盛一时。

  然而,联考结盟还是比较松散的,2012年,由于联考实际录取率偏低,复旦大学和南开大学宣布退出“北约”,使得“北约”只剩11校联考。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自主招生试点高校“不得采用联考方式”。

  北约、华约、卓越大学联盟等联考也随之解散,但联考毕竟只是卓越大学联盟内各校合作方式之一,卓越大学联盟依旧存在。

  回顾不同形式的联考历史,我们可发现,在我国内地,联考总是阶段性的招考形式,并未像统一高考一样,成为延续多年的主流,原因为何,值得细细探究。

  而下文将以最受关注的北约、华约为例,简要分析下自主招生联考被决策者禁止的原因。

  在自主招生过程中,联考相当于给了考生同时申请多所高校初试、以统一笔试申请多所高校复试的机会。

  理论上,这种安排可以扩大考生的选择权,进而也有助于提升联盟高校对优秀考生的吸引力,但现实却是,北约、华约联考总是安排在同一天进行(仅2011年在媒体批评下,错开了联考时间),要求考生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实际上扼杀了考生的选择权。

  有考生的家长认为,“如果高校自主招生真的是以学生为本,把选择权交给学生,就应该真正公平公正地错时考试,并在同一个时间段发放录取通知。否则就避免不了抢生源的嫌疑,选择权事实上仍然不在考生手里。”

  人们因而批评自招联考其实成了一些高校“掐尖”的手段。同时,联考的内容也备受批评。

  起初,联考科目数量均和高考没有明显差别,要求考生上午、下午连考数个小时,北大还曾一度安排夜场考试,让人们觉得自主招生联考无非就是另一场“小高考”。

  如果联考只是通过题量大、题目刁钻古怪来选拔学生,就和自主招生选拔具有学科特长、创新潜质学生的初衷有所相悖了。因此,教育部曾在2013年印发文件要求,高校自主招生考试“笔试科目原则上一门,不超过两门,主要考查考生学科特长基础”。

  受此影响,北约、华约等确实对联考科目进行了“瘦身”,但由于联考时间仍早于高考,且总是将时间安排在春节前后的高中关键复习期,关于联考冲击中学正常教学秩序的批评仍屡见不鲜。

  因为与高考一般试题相比,联考试题相对较难,理科堪比竞赛题,文科又要求极广的知识面,所以,不少考生为了参加联考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但事实上,真正能拿到高校优惠录取政策的考生却并不多,反而会影响大量学生正常参加高考。

  还有专家批评,自主招生的制度设计本来就是为了改变统一高考过于单一的局限,体现各校的特色,但走向联考后,自招多样性又打上折扣。结盟联考还可能形成壁垒,对没有参与联盟的大学形成压力,部分影响了优秀学生的报考。

  综上所述,自招联考始终难以摆脱“掐尖”、“小高考”等诟病,因而,在决策者希望完善、规范自主招生时,就只剩下被叫停的命运。

  2013年3月16日,在南京东南大学考点,考生面带微笑步入考场。当日,集合了全国27所优秀高校的“北约”、“华约”、“卓越”三大自主招生联盟的笔试同时开考。三大联盟笔试时间“撞车”,使得考生不能“赶场”,只能选择一个联盟考试。新华社发

  在传统高考统招模式下,高校招生办实际上已变成“接生办”,习惯于依据高考分数、省招办投档简便录取新生(尽管政策性、纪律性要求较强),但改为自主选拔录取后,就要重新组织材料初审、命题、考务组织、评卷等一系列环节。

  高校招生的生均成本也会因此陡然增加,但投入数倍、乃至数十倍增加后,能否招到令人满意的新生,又是个问号。

  由此产生的申请材料制作、寄送,来回赶考的食宿交通等费用,也将给考生及其家庭带来一定负担,甚至会让一些低收入家庭子女因为经济原因放弃报考机会,影响招生公平性。

  但联考在理论上可以同时满足满足高校和考生的各自需求,一方面,联考联盟内部统一报名、命题(或委托专业机构命题),可以降低高校招生的生均成本,并提升命题的科学性,同时提高合作高校的影响力。

  对于某些地理位置不占优势的高校而言,和联盟内其他高校共同进行宣传还有助于扩大名校效应,在媒体宣传和考生报考方面取得倍增的效果。如西安交大在2010年加入“华约”五校联盟后,当年在北京录取的分数就大大提高。

  另一方面,联考减轻了考生“四处赶考”的负担。考生参加一次考试,就能够获得申请多所大学面试的机会,有助于实现考生的多样化选择。

  正是考虑到联考尤其合理价值,杭州师范大学招办副主任翁灵丽才撰文建议,浙江招收师范专业的相关高校可以形成具有“三位一体”(所谓“三位一体”,是指将高中学考、中学和大学综合素质评价,及统一高考成绩共同构成学生综合成绩,并作为录取依据进行招考录取的新模式——编者注)特色的招考联盟。

  例如,在“三位一体”综合测试期间,联盟高校可对报考“小学教育”“学前教育”“特殊教育”专业的考生实行统一报名、笔试和面试。

  面试内容可分为“仪态仪表、教师专业素质、艺术技能、特长展示”等,招生院校可根据自身需求设置各个考察点的所占比例,以形成各高校自己的综合测试成绩。

  这种联考设计就不仅仅可以包括之前北约、华约已尝试过的统一报名和统一笔试,还将统一面试纳入其中,不失为一种合理创新。因为师范专业作为特色专业,在面试环节具有独特而又统一的考察点,确实可以考虑统一组织。

  2014年3月2日, 浙江首场高校“三位一体”招生咨询会(来源:钱江晚报)

  作为阶段性招考形式的联考,在自主招生试点过程中已结束了自身在30余所研究型大学的探索。

  探索过程暴露出不少问题,其中,有联考自身的问题,也夹杂了自主招生的弊端。但尽管被国家明令禁止,在呼唤高校加强自主选拔的今天,联考仍有重新生长的合理性存在。

  与北约、华约等联考联盟相比,翁灵丽所设想的浙江师范院校“三位一体”联盟在招生专业需求上更加明确、聚焦,可以尝试探索进行统一报名、材料初审、笔试乃至面试操作。

  如果能形成联考,吸引更多优秀考生报考,还能呼应国家加强教师教育的大背景,马克·布兰特利并满足浙江提出到2020年小学教育、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专业要全面实施“三位一体”招生的规划要求。

  所以,对于这种招生需求明确、标准较统一的特殊专业,一读君认为,在自主选拔录取过程中不妨可以考虑组织高校联合招考,但在实践过程中,也要避免再次出现“掐尖”、“小高考”等弊端。

  总之,《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探索高水平大学联考”的要求仍言犹在耳,我们不能因为自主招生联考探索的一时不顺,就彻底忽视高校联合招考的合理性,联考应该继续收入我们在考试招生改革过程中的“弹药库”,适时推出。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探索实行高水平大学联考”

本文由bwin3099亚洲官网于2019-03-20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