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籍华人终于赢了 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却怒了

作者: 国土风情  发布:2019-02-24

  “我们国家的反诽谤法,竟然成了对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 一位澳大利亚记者这样“怒不可遏”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控诉着…。。

  原来就在今天,澳大利亚的法院经过审理后认定,澳大利亚主流媒体《悉尼先驱晨报》及其前亚太编辑高安西(John Garnaut),曾在一篇2015年的报道中诽谤了澳大利亚知名华商周泽荣。

  然而,这位华人富商对澳大利亚媒体的反击,除了引来了一些澳大利亚记者的哀嚎,居然还离奇地引起了澳大利亚情报部门的关注以及……不满。

  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案情吧。从澳大利亚各家主流媒体的报道来看,华商周泽荣所控告的那篇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是2015年时其前前亚太编辑和前驻华记者高安西所写。其报道的主要内容是指控周泽荣与他人合谋参与了一起对联合国官员的行贿案,并控诉周泽荣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亦是靠向官员行贿而发展起来的,还认为他应该被美国引渡和接受惩罚。但周泽荣则认为这篇报道是对他的严重污蔑和诽谤。

  而今天澳大利亚的联邦法庭审理后认定,这篇报道中确实有多处内容对周泽荣构成了诽谤。虽然《悉尼先驱晨报》所属的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Fairfax media)和前记者高安西辩称他们的报道只是在怀疑周泽荣有问题,审理此案的澳大利亚联邦法官却认为这篇高安西在报道中的用语和表达方式确实给人造成了周泽荣参与了行贿案和有罪的印象。

  这位法官还指出高安西在报道中使用了夸张的语言和煽动性的描述。而当高安西辩解说自己是个很有操守和职业素养的记者后,法官又指出尽管身为《悉尼先驱晨报》前驻华记者的他有丰富的报道中国的经验,他却偶尔会夸大报道的内容,甚至表现出一种矫揉造作的傲慢。

  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周泽荣胜诉,判处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及高安西赔偿周泽荣28万澳元,并承担至少10万澳元的诉讼费用。

  而根据当地华文媒体《今日悉尼》的消息,周泽荣在宣判后即表示他将把这28万澳元一分不剩地捐给澳大利亚的及其家属,并感谢了澳大利亚法院的公正判决。

  不过,此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但这不仅仅是因为《悉尼先驱晨报》方面已经提出了上诉,更因为这一判决很快就引起了澳大利亚一些媒体记者的强烈不满。

  这些记者的不满大致分为两类,其中一类是认为澳大利亚的反诽谤法对新闻媒体不公平,导致媒体很容易就输掉官司,但也有一类记者却在奇怪地宣称澳大利亚的反诽谤发是“对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

  更奇怪的是,这一判决还引起了澳大利亚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的注意,其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更是宣称他“担忧”这一判决会令“有责任心”的澳大利亚记者难以再向澳大利亚公众披露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

  这一幕相信大家都会费解:怎么一个澳大利亚华商,通过澳大利亚的法律和法庭维护自己的名誉并赢了官司,却反而威胁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呢?

  这其实与澳大利亚的越发偏执的新闻环境及其背后亲美的情报部门做推手有关。在过去几年里,澳大利亚包括《悉尼先驱晨报》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一直在与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合作,对多位澳大利亚知名华人华侨的发起了持续的抹黑,宣称他们是中国政府派来渗透澳大利亚的特工或间谍,要把控澳大利亚的政治。

  其中,除了今天打赢官司的周泽荣,另一位曾持有澳大利亚绿卡的华商黄向墨也是澳大利亚媒体和情报部门三番五次“妖魔化”的对象。实际上,这两人都是过去澳大利亚主流媒体一系列煽动恐华排华情绪的报道中,“成双”出现的靶子。

  同样值得注意的还有这次败诉的那个《悉尼先驱晨报》的前亚太编辑高安西。首先,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澳大利亚华文媒体《今日悉尼》就披露高安西是澳洲驻华前大使Ross Garnaut的儿子,而在离开报纸行业后,他还曾一度担任过澳大利亚总理和内阁部门的首席国际顾问,服务于前两年把中澳关系搞得一团糟的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

  但更不简单的是他的政治背景。此人在担任记者编辑时期,就曾操刀过多篇抹黑中国商人、游客以及学生的文章,污蔑中国留学生是中国政府渗透和控制澳大利亚校园的间谍。

  而后来爬到了总理顾问的位置后,他更是变本加厉的在渲染各种离谱的和中国渗透轮,甚至还跑到美国国会要求美国人帮澳大利亚人一起对付中国。

  所以,这么一个人物如今竟被澳大利亚的法院判了败诉,这澳大利亚媒体和情报圈的排华势力又怎能容忍呢?在过去几个小时里,败诉的高安西自己也在拼命地转发着这些媒体和情报口的人所抛出的“澳大利亚国家安全被严重威胁”的言论。

本文由bwin3099亚洲官网于2019-02-2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