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玮皓:在俄罗斯“昏天暗地”的40天

作者: 海外侨胞  发布:2019-03-20

  2018年的盛夏,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在俄罗斯火热开战,我有幸前往俄罗斯采访,成为了今年唯一全程现场报道世界杯的河南记者。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始,到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连续五届世界杯,大河报从不缺席,有大力神杯的地方,就有大河报人的身影。

  采访世界杯,准备工作千头万绪。租房子、定飞机票、办签证、在国际足联的官网抢球票……还要根据拿到的球票定俄罗斯境内的火车票和飞机票、目的地城市的住宿、研究市区如何通勤等等。四年前采访巴西世界杯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不安排好基本行程,到了当地肯定是两眼一抹黑。

  当然,难度最大还是联系采访对象,通过国际社交软件,我约到了在中国职业联赛第一个外援俄罗斯人瓦洛加、在俄罗斯长大的华裔球员黎腾龙等大量采访对象。基本上出发前半个月的时间,都是围绕着采访选题、计划作案头。

  当地时间6月12日下午3时,我乘坐的航班降落在莫斯科的谢列梅捷沃机场,世界杯之旅就此拉开序幕。没想到第一天就吃了闭门羹——租住公寓的门锁坏掉,求助留学生找来开锁匠,等把大铁门钻开,进到房间已经是凌晨……

  在广袤的俄罗斯,饮食、交通、语言是三大难题。阮春福多大了顿顿汉堡、三明治几乎吃到崩溃;为了节省时间,跨城市采访只能坐夜间卧铺火车;每到一地,都要提前联系找到当地留学生当翻译。每天的生活紧凑而充实,由于5个小时的时差,早上醒来家里已经是下午,顾不上洗漱就要开始写稿,交稿之后已是中午,出门吃饭、采访,晚上回来做第二天的采访计划。

  如今的大河融媒体时代,肩上的任务也更重,文字、图片、视频……所见所闻都要第一时间在新媒体上呈现,每天还要准备一篇重头报道。在莫斯科,我找到了少林寺僧人释延彬创立少林武术学校,感受了俄罗斯人的功夫梦;在俄罗斯顶级冰球经纪人根纳季·乌沙科夫的家,我听他讲述俄罗斯冰球与足球的交集;在圣彼得堡的小酒吧,我听第一代外援瓦洛佳、萨沙聊起20多年前足球故事;在涅瓦河畔,我和全世界十几万球迷一起,熬夜亲历了俄罗斯最盛大的成人礼红帆节;在彼得保罗要塞,我探访了这个俄罗斯足球的诞生之地,揭开一段尘封的历史;在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我专访了体操女皇霍尔金娜……

  每每回想在俄罗斯40天,都会感叹忙到昏天暗地。但作为一个记者,这段全情投入的日子,不能说不是一种享受。

本文由bwin3099亚洲官网于2019-03-20日发布